诗歌理论

我在春天等你


我躲在地平线外等你
也就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
因为春天
温暖  美丽正好
搁下所有的不适
完整的感受  呼吸
不只是
哪迟来的风
将我轻推于
山崖下轻柔的野花圃中
花儿正开放得妖艳
似乎
还能听闻那依依碎音
月季红了脸
蒲公英也放肆地飞
哪里落
却能在哪里笑

因为有人拾起 捧起


新闻资讯

百乐彩

      古清风不久前随父母迁移来到了这个小区,还没到开学时间,整天就是在小区这个范围玩。可是人生地不熟的,也没个朋友,清风感觉好孤独,一点也不开心,很怀念以前的朋友们。
      这天清风跟往常一样在家看书累了,就躺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发呆。清风想起了和朋友们一起欢笑的场景——清风和朋友们在操场上跑步,为了几天后的校运会。清风总是遥遥领先,跑着最前头,后面的一群朋友都在叫喊着“等等我啊,清风”。声音在风的帮助下传到了清风的耳朵里,清风跑得更欢快了。跑累了,大家就一起躺在草坪上,望着天空,相互挠痒痒,大笑着,时不时有人跳起来。
      回想现实,别提多伤感了,眼泪不受控制的流过面颊,最后溜进嘴里,咸咸涩涩的,就像此刻的心情,清风忍不住号啕大哭。清风是出了名的一哭不可收拾,所以以前要是有谁惹哭了清风,都会手忙脚乱的安慰,再加上内疚几天。现在的清风身边却连个安慰的人都没有,怎一个愁子了得。清风哭着哭着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她做了一个美好的梦——清风一大早上到小区里逛,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“你好”。清风纳闷加上好奇促使她回头看,是一个和自己同龄的清秀女孩,感觉很有亲和力。清风呆呆的望着她,“你好”再次响起。清风环顾四周,空无一人,她终于肯定女孩是和自己说话的,于是忙欣喜的回应“你好”。“我叫张佳雨”说着伸出细长白皙的小手,一看就知道是弹钢琴的好手,清风会意,也忙伸出自己的手去握。两只小小手,相互紧握,就这样握着,却有种相恨见晚的感觉,仿佛一切冥冥之中自由安排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      清风从梦中笑醒,外面落霞正浓,是该做饭的时候了。父母还没下班,清风起身向厨房走去,每一步都像轻飘飘的,欢快极了。清风今晚很有心情的唱起了小调,脸上全是抹不去的微笑。外面太阳爷爷拄着拐杖,沿着山路慢悠悠走回家去,那里有等待他的月亮奶奶,伴着淡淡的玉兰香。窗口的风铃,随风摆动,奏出清新悠扬的不知名的乐曲。空气中飘荡着清风轻轻的唱声还有日渐浓郁的饭菜香。清风熟练的把最后一道菜捞入碟中,房门“咔嚓”一声,随即向里旋转开来,出现了两个熟悉的脸庞。“爸妈,你们回来啦,刚好可以吃饭了。”清风愉悦的叫着,并迅速的摆好了碗筷,殷勤的侍奉着疲惫的父母。父母心有灵犀对望一眼,带有诧异。“今天有什么快乐的事吗?这么欢快,前几天可是一张苦瓜脸呢。”妈妈温柔的询问着。清风拉着父母往餐桌去,“边吃边讲,你们饿了吧,先吃饭。”清风在饭桌前的演讲就开始了,虽然只是一个梦,但是清风还是兴高采烈的,那里装载这她梦想的朋友。
      第二天,清风醒得很早,其实不为别的,只是对那个梦还是很执着而已,她想这一定是上天对她的指引。清风按照梦境的情节,一大早就在那个位置守候着,满心都是期待。清风左顾右盼,还是没有一个人影出现,渐渐的有些泄气。难道是要我一直站着不动,佳雨才会出现吗?这样想着清风就多了一些信心,毕竟梦里就是这样的。清风盯着眼前嫩绿的小草,不由的出了神。一声清脆的“你好”清晰的从后面传来,打断了清风的思绪。清风欣喜的回过头,竟然真的和梦境的人一模一样诶,接下来的相识也是复制梦境一般,简直把清风惊呆了。清风把这件事复述给了佳雨听,佳雨也惊呆得不得了,虽然这事完全事出有因。“看来我们真的是有缘啊!”佳雨微笑着,“不过我是看到你在这里瞎望,还以为你迷路了呢,就想下问问你,”佳雨略思了会儿,“不过我真的是学钢琴的。”清风没想到梦境的全都应验了,说不定她们上辈子不知在佛前求了多少百年才换来今生美好的相遇。
      通过一段时间的交流,清风真的很庆幸当时自己的执着。佳雨是个很好的女孩,多才多艺,还很幽默,对朋友又好。在没开学的这一个月里,清风不是去佳雨家听佳雨弹钢琴,就是佳雨教清风弹钢琴,要不就是一起出去玩,总之开心的不得了。清风再也不会在家里偷偷的哭了,现在多了一个可以分享的朋友,一切就不同了。
      这天,清风照例去佳雨家,佳雨和往常也比并无异样,百乐彩官网只是清风总感觉哪里怪怪的,但又说不出来,那种感觉,浑身不舒服。佳雨像公主一样的端坐在钢琴架前,优雅的伸出那令人嫉妒的手指,按在黑白相间的钢琴键上,仅仅是视觉就给人以美的享受。今天的主旋律与以往不同,空气中弥漫着悲伤气愤的气息,愈来愈浓。清风完全摸不到头脑,再看佳雨,一副完全沉浸在悲伤气愤的思绪里的样子,真不知道该怎么办,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发生。悲伤气愤的音符从键中奔涌出来,像一匹不受控制的野马,在房子里乱跑,就连窗外的叶子也在瑟瑟发抖。清风也快承受不住了,这样的气氛让她感到害怕。“佳雨,”清风小声的唤着,然而还没传到佳雨那里就被音符吞噬掉了。“佳雨,”清风这次叫得很大声,就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。佳雨疑惑的回过头,清风这时反倒不知说什么了,结结巴巴道“你……你……怎么……怎么了?”佳雨低下头,微闭双眼,低语“没什么。”“没事怎么可能这样,你以前都不是这样的,我们是朋友,还有什么不可以讲吗?”清风有点气愤。“你没资格用那种语气跟我讲话,我们不过才相识二十二天而已,你以为你是我什么人啊!”佳雨也怒了。“什么人?难道在你眼里我不是朋友吗?”清风大叫着。“不是。”佳雨无情的回答。“不是,不是,不是,不是……”清风的脑海中回旋着这两个字,奔溃了。“好。”清风嘴唇里缓缓吐出这个音符,转身走出了佳雨的门口,如果她回头,就会看到佳雨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      “还有三天时间,是该做了断的时候了。”耳边回荡着妈妈无奈的话语,澳门百乐彩佳雨抱头痛哭。泪水缓缓流淌,冲刷着两人仅二十二天的深厚友谊。“为什么我会有这个病, 为什么?为什么?我难道就不该拥有朋友吗?二十五天,多短的时间的,就是友谊的终结点了。”佳雨喃喃低语,空气中弥漫着更浓的忧伤味。
      不管是清风,还是佳雨,两人都进入了低潮。清风不是没有想过去道歉,毕竟那时的佳雨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的,可是那个“不是”她怯弱了。佳雨就整天闷在房间里,一遍一遍的回忆。两方的父母都知道怎么回事,只是也是只有无奈。最后还是佳雨爸受不住了,跑去跟清风和清风父母说明情况,要怎样做决定就是她们的事了。“其实佳雨和你成为朋友后,每天都像是生活在天堂一样,非常快乐。只是她从小就被算出只可以和朋友交往二十五天,要不然朋友就会有性命之忧。所以佳雨一直认为自己得了精神上的绝症。”佳雨爸语气里也不免流露出忧伤。“简直就是危言耸听。”清风气愤,怪不得佳雨那天那么反常。“我一定要去找佳雨说清楚,我要打破这个二十五天,还佳雨一个美好的未来。”看向父母,也是一脸的赞许,虽然眼里有着满满的担心。“如果你真的要怎么做,现在还不行,佳雨上不会打开门让你进去的,要等到开学那天才行。”佳雨爸也一脸笑容,可也免不了担心,只希望没事就好。
      这一天,清风在父母的陪同下,早早的就在小区门口等候了,百乐彩迎面吹来凉爽的风。太阳公公慢慢升起,却迟迟不见佳雨的身影。“是怕出太早和你相遇吧。”父母安慰道。“这么迟了,是该去学校了,清风肯定已经报完名和父母去玩了,不用担心了……”佳雨在父母的百般劝解下,终于有所动容了。当佳雨远远看到门口的清风时,本能反应就是躲。可清风是谁啊,怎么可能让佳雨给跑了,三两下就把佳雨捉住了。“佳雨,我知道你把我当朋友的,你爸爸把一切都告诉我了。我不相信这些虚无的东西,我们还是好朋友。你也不用害怕,我不可能会有事的,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”被清风抓住的手慢慢放弃了挣扎。“我不想你有事,我要远离你。”一个挣扎一个阻止,最后双方父母也都来劝解,佳雨才慢慢放下恐惧的心。“我那天不是故意说那些伤人的话的。”佳雨泪眼婆娑的说。“我知道,我们还是好朋友。”清风拥抱佳雨久久,以此给佳雨更大的勇气。
      清风和佳雨就像两姐妹一样,手牵手一起走。
    


2018-11-14 12:18

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Copyright ? 2018-2022(百乐彩) All Rights Reserved.